房地产与建设工程

某工程有限公司与辽宁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等承揽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辽宁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安装有限公司)、被告刘某某承揽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振山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被告刘某某经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支付欠付货款1380625.01元;2.判令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以1380625.01元为基数,自2013年12月20日起计算至给付之日止,按照月息2%计算,暂计算至2016年4月26日为773150元);3.判令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赔偿律师费90436.53元;4.判令被告刘某某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5.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被告刘某某负担。事实和理由: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于2011年签订《钢结构加工制作合同》,由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为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加工钢结构构件,合同价款为1419840元,最终以实际数量结算为准。2013年5月19日,双方结算,结算额为2618869.01元。2013年6月1日,双方签订增补协议,增加合同金额90000元,最终价款为:2708869.01元。截止2014年11月28日,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共支付货款678244.00元,累计欠款2030625.01元。2016年1月15日,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抵账给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车辆一台,作价650000元。至起诉之日,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共拖欠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货款1380625.01元。由于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长期拖欠货款不还,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不断催要,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出具还款计划,被告刘某某为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欠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二被告至今未履行付款及担保责任,故提起本案诉讼。

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及被告刘某某未作答辩。

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未到庭亦未作出答辩,应视为其放弃了举证和质证的权利。对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提交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核实确认并在卷佐证。

本院根据上述认证查明:2011年,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与辽宁某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木业公司)签订《钢结构加工制作合同》 ,由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为被告某木业公司制作钢结构,承包方式为包工、包料、包单价;合同采用固定单价形式,合同单价6000元/吨,单价为不含税价格,合同价款为1419840元,如合同工程量存在变化,最终以实际工程量为准;合同生效以合同总价为基数,三日内预付500000元材料款,进度款根据双方商定情况支付。

2013年5月19日,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以上述合同为源本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原合同的甲方名称由某木业公司变更为某安装有限公司,补充协议项目造价结算表显示,双方经结算确认的总结算金额为2618869.01元,扣除已付款628244元,应付款为1990625.01元。补充协议第六条结算方式及期限约定:无预付款,货到某安装有限公司指定地点验收合格,至2013年9月20日付100万元,至2013年12月20日付清余款,付款时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不接受承兑汇票(如付银行承兑汇票,则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以当时银行贴现利率承兑贴息费用)。补充协议第七条约定:若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未按协议规定日期支付货款,则自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发货完毕之日起,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以未付货款月2%承担违约之日。补充协议第八条担保条款约定:如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付款超过双方最后约定日期(即2014年1月1日),则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承担以下担保:1.个人连带责任(协议签署人);2.以100T起重机作为担保。补充协议落款处除了双方盖有公司印章外,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赵加亮、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刘某某签名确认。

2013年6月1日,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签订增补协议,在2013年5月19日补充协议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应付款1990625.01元基础上,增加合同金额90000元,变更之后的应付款为:2080625.01元。截止2014年11月28日,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共支付货款678244.00元(即在补充协议签订后又支付50000)元,累计欠款金额为2030625.01元。

2015年12月15日,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签订还款协议,确认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未支付材料款2030625.01元,双方经协商同意按以下方式还款:1.第一期还款金额为50万元,还款日期为2015年2月14日前;2.第二期还款金额为100万元,还款日期为2015年4月30日前;3.第三期还款金额为53.062501万元,还款日期为2015年8月31日前。违约责任约定:如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有一期未按期还款,需按全额未付款项的银行贷款利息4倍交纳违约金。还款协议担保条款约定刘某某为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范围包括本协议项下的欠款本金、利息、违约金、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含律师费)和所有其他应付费用,保证期间为本合同还款日期届满之日起两年。被告刘某某在还款协议上签名。

2016年1月15日,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签订抵车协议,约定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抵账给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车辆一台(辉腾牌),作价650000元;剩余材料款仍按照2014年12月15日签订的还款协议执行。扣除上述抵车款项后,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共拖欠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货款1380625.01元。

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提交的委托代理协议及发票等票据显示,其为本案诉讼支持律师费90436.53元,支出公告费780元。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及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及被告刘某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出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根据查明事实,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与某木业公司签订承揽合同;之后,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与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以前述合同为源本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甲方名称变更为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故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之间存在承揽合同关系,双方应当根据约定履行各自义务。根据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提交的补充协议、增补协议、还款协议及抵车协议载明的内容,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至今欠付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材料款1380625.01元。因此,对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主张由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支付欠付货款1380625.01元的诉讼请求,有事实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主张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按照月息2%标准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该计算标准虽符合双方2013年5月19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中违约金计算标准,但后续双方于2014年12月15日达成的还款协议中协商确定违约责任计算标准为银行贷款利息4倍,鉴于还款协议时间在后,故应当按照还款协议约定履行期限及违约金计算方式确定违约金的金额,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该项诉求中超出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因还款协议中明确约定了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律师费,且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提交了律师费支出的相关凭证,故对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主张由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支付律师费的诉讼请求,有事实依据,且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主张由被告刘某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双方当事人签订还款协议的担保条款明确约定:刘某某为被告某安装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范围包括本协议项下的欠款本金、利息、违约金、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含律师费)和所有其他应付费用,故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的该项请求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辽宁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欠付货款1380625.01元;

二、被告辽宁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以50万元为基数,自二〇一五年二月十四日起计算至二〇一六年一月十五日止;以100万元为基数,自二〇一五年四月三十日起计算至二〇一六年一月十五日止;以85万元为基数,自二〇一六年一月十六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以530625.01元为基数,自二〇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均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四倍标准计算);

三、被告辽宁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律师费90436.53元;

四、被告刘某某对被告辽宁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五、驳回原告某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4754元、公告费780元,由被告辽宁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被告刘某某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