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纠纷

王某与谷某1赠与合同纠纷案件

案情简介

[争议焦点]:

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被人民法院认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之前,作出的民事行为是否合法有效

[关键词]

赠与无效 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监护人追认

 

20世纪70年代,王某与丈夫谷某共同出资翻建了位于大兴区 xx 村 xx 路 x 排 x 号的被拆迁房屋,1999年7月5日谷某去世。2010年6月大兴区 xx 村 xx 路 x 排 x 号的房屋拆迁,王某作为被拆迁人,获得两套安置房,其中一套位于北京市大兴区 xx 镇 xx 街 x 号院 x 号楼 x 室,登记在王某名下。2020年9月21日,王某与谷某的长子谷某1使用欺骗手段,让王某将北京市大兴区 xx 镇 xx 街 x 号院 x 号楼 x 室赠与谷某1并完成变更登记。对于案涉房屋的变更登记显示,2020年9月21日,王某与谷某1签订了《赠与合同》,《赠与合同》载明,赠与人与受赠人关系为母子,赠与人所赠与的房产为位于北京市大兴区 xx 镇 xx 街 x 号院 x 号楼 x 室房产一套。不动产权证书显示,坐落于北京市大兴区 xx 镇 xx 街 x 号院 x 号楼 x 室房产变更登记在谷某1名下。

本所杨莉律师于2020年9月,接受王某长女谷女1、次女谷女2、次子谷某2对于王某赠与给谷某1的房屋能否追回的法律咨询。谷某2告诉杨莉律师,王某赠与给谷某1的行为,不符合王某平时正常状态下的行为特点,担心该赠与不是她真实的意思。故欲委托律师将房屋追回,北京市京广律师事务所杨莉律师、实习律师王欣律师经过深思熟虑,决定代理此案件。接受案件代理后,杨莉律师对王某的精神状态、病症情况进行调查取证,了解到:王某自2020年1月开始无故报警,报警记录显示王某已有明显的阿尔茨海默病表现,反映其记忆力下降,焦虑状态并有被害、妄想症状。王某2020年7月2日在北京天坛医院复诊时病史为反应迟钝、记忆力减退、迷路、被偷妄想、夜间睡眠差、情绪不稳。医生诊断为记忆力减退。

 

此时阿尔茨海默病症状在王某身上表现更加明显。2020年9月24日北京天坛医院复诊记录、2020年10月12日北京天坛医院影像学报告显示王某已经有脑萎缩、记忆力减退、焦虑、脑内多发斑片状缺血性白质病变的症状,是阿尔茨海默病的中期临床表现。2020年10月22日在北京天坛医院复诊时病史为反应迟钝、记忆力减退、迷路、被偷妄想、夜间睡眠差、情绪不稳。医生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病、锥体外系综合征、缺血性脑血管病、焦虑状态、大脑中动脉狭窄。了解到这些信息后,杨莉律师立即与谷某2等人沟通,建议先向法院申请认定王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申请确定王某的监护人,由监护人作为法定代理人代理对诉争房屋的权利主张。

 

2020年12月,申请人谷某2申请宣告王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审理过程中,本院委托北京信诺司法鉴定所对王某的民事行为能力进行了鉴定,北京信诺司法鉴定所于2021年1月11日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王某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目前评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经审理,2021年1月法院作出(2020)京 xxxx 民特 xxxx 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王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2021年,申请人谷某2申请确定其为王某的监护人。经审理,法院作出(2021)京 xxxx 民特 xxx 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指定谷某2为王某的监护人。

 

二.裁判观点及裁判结果

(一)裁判观点

法院认为,在本案中王某于2020年7月2日的查体显示认知功能受损,诊断为记忆力下降;2020年9月24日的查体显示认知功能受损,诊断为记忆力减退、缺血性脑血管病、焦虑状态;《王某2020年报警情况反馈》显示,2020年1月1日至10月1日,王某共拨打报警电话15次;再结合司法鉴定意见书、(2020)京 xxxx 民特 xxx 号民事判决书等证据,可以认定至少自2020年2月起,王某的民事行为能力已经因为病情而受到限制。

 

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本案中。

 

第一,在依法确定谷某2为王某的监护人后,王某签字的《赠与合同》并未得到其法定代理人的追认

第二,案涉《赠与合同》对于王某而言,并非是王某纯获利的民事法律行为;

第三,王某将名下不动产无偿赠与他人,与其当时的精神健康状况也不相适应。综上,对于王某请求确认2020年8月4日王某与谷某1签订的将位于大兴区育林街 x 号院 x 号楼 x 层 x 单元,房产赠与谷某1的《赠与合同》无效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民事法律行为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后,行为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由此所受到的损失:各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二)判决结果

法院判决结果支持了我方代理律师的全部诉讼请求。

1.确定王某与谷某1于2020年9月21日签订的《赠与合同》无效;

2.谷某1将位于北京市大兴区 xx 镇 xx 街 x 号院 x 号楼 x 室房屋变更登记至王某名下,由谷某1协助办理房屋过户手续(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3.案件受理费 xxxx 元,由谷某1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保全费  xxxx 元,由谷某1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三.案例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在经法院认定其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前所实施的民事行为是否有效。如果完全按照法院判决王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时间来确认合同是否有效,不利于查清案件事实。故代理律师为了证明王某精神状况在本案案涉赠与房屋时间之前已经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为此收集了大量的证据材料,来印证王某在赠与本案案涉房屋时,就已经处于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状态,包括收集王某就医、与居住地的村委会、派出所、邻居、家庭成员之间,就日常生活发生的相关疾病状态下的证据,研究阿尔茨海默病的医学资料。

 

在医学临床中,阿尔茨海默病及其他类似的病情,属于不易察觉且病程较长的神经类疾病,通常在发病初期不易察觉。本案如果教条的仅以法院判决的时间来界定当事人民事行为能力的状态,显然不合理,应当参考病情发展的情况及其他因素综合进行考虑。本案律师通过收集大量的旁证,如王某因患病出现幻视、幻听导致其频繁报警的出警记录,其记忆力减退导致的意识糊涂,因患病后和邻居邻里关系紧张等证人证言证据,再结合其临床就诊病例、医学影像资料等来证明王某在签订《赠与合同》之时,其已经处于患病状态中,从而组织完成了一个非常完整的证据链,最后法院采纳了我方代理律师全部的观点,支持了本案全部的诉讼请求,也为王某争取到了最大的权益。

 

附: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四十五条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的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有效;实施的其他民事法律行为经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者追认后有效。

 

主办律师:杨莉(北京市京广律师事务所)